driwtch-唐糖

写写段子,开开脑洞
新p
不定期诈尸
段子比较多
欢迎私信聊天!
喊我什么都可以,重在随意x
主海隼/春始/阳夜/新葵/郁泪/恋驱
bgbl都接受。
偶尔会写冷cp请注意避雷(鞠躬)
黑组推
后辈组也萌,最喜欢Growth
玩es,北p欢迎扩列
萌瑞金(凹凸),喻黄 周叶(全职),维赛(时之歌project),星北(es)
不过这些是主要萌的,其实只要ooc少基本上什么cp都接受...。
欢迎私信安利cp和太太!
请多多指教!

幻之花(海隼,梦见草paro) 2

根据月歌舞台剧-月歌奇谭梦见草改编

ooc/(可能会)虐

主海隼,有前文,1链接请见评论区

※这一篇年长未出场

※没看过前面建议先看前面

————————2————————

大和国-年中组

夜「...唔,...嗯...。...嗯?!(๑´∀`๑)?!」

#方掉的天然呆-夜#

葵「...嗯, ...啊、啊嘞...?」

阳「发生了什么...等等,哈?!外面?!」

葵「诶、诶诶诶?!到刚才为止,还在剧场里...对吧?」※略有惊慌

阳「对的。彩排结束时他们来玩了,还在轻松地聊天...只记得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然后就在这里了。」

葵「是呢...到底是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夜「冷、冷、冷静一点,你们俩!冷静一点...某处肯定有门一样的东西...,去探索一下吧!蓝色的猫型机器人什么的...!哆、哆啦...机、机器...铁、铁人...芯、芯片... ...」※很多很多

#夜的哆啦a?看多了...一定...#
#大家还记得哆啦□梦电影铁人□团吗?#

阳「所以说首先你先冷静一下啊夜!」

一边打了一下一边吐槽:“夜,冷静下来。”

夜「痛...!QAQ」

阳「对不起...夜...很疼吗?」

夜「没关系的阳,不疼哦。」

阳「那就好。」

葵「总觉得少了什么...啊!...新!新不见了!」

夜「怎怎怎怎怎么办啊葵!阳!新、新没事吧?!没有被恐龙什么的带走吧?!」

阳「...夜,天然呆也要有个界限啊!太紧张了啊你。连小葵都没有你这么慌张啊。」

阳一边弹了下夜的脑门一边吐槽:“喂喂这是让夜收回天然呆的咒语~”

夜「阳...」

阳「抱歉抱歉啦夜~因为你太慌张了只能这样让你冷静下来。(温柔地揉额头)」

夜「(*////。////*)阳...那么,我们分头去找新吧!」

葵「好!这样比较效率呢!那么,我去右边,夜去左边,阳去后边,没有异议吧?」

夜和葵盯着阳:“盯——”

阳「哈衣哈衣(意为“好的好的”)——没有异议~(摊手)」

夜「嗯!」

葵「待会见!」

葵和夜去找新,阳往后面走去。

阳「真是的,新这家伙又去哪了...。!这家伙不就在后面躺着吗?!(╯`□′)╯~ ╧╧」

新「...」

阳「新?新?!没事吧?!」※有点担心

新「唔…水豚(kapipara)…在阿根廷叫做水豚(karupincho)哦…好可爱…~♪」

阳「...💢!居然说着这样的梦话呢!亏我们那么担心他!真是的~吓到我了啊...!适可而止,给我起来你这家伙!(╯`□′)╯~ ╧╧」

阳再次使用「叶月家叫床方式」一边吐槽一边叫醒新:“起来,新!”

这时葵夜听到声音回来了。

新「唔啊...痛!」※不情愿地醒来

葵「啊哈哈~找到新了呢。...原来就在这里啊,新。」

夜「啊哈哈...是的呢...我们担心了好半天呢...(苦笑)」

葵「总之,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夜「嗯,太好了呢。」

阳「起来了吗,新?」(因为『冲田』和『起来』同音,新听成「是冲田吗,新」)

新「诶?啊啊,冲田啊~我,冲田,冲田总司哦~♪哼哼~♪」※一边拉扯着衣服

夜&葵「那才不是起来!」

葵「啊哈哈~...是Good morning的方法哟,新。」

新「啊~,这样啊。」

阳「小葵的说明好新颖啊。...话说,不管在哪都保持着my pace啊你这家伙…。喂,新。总之,先给我看看周围。」

新「…天气真好啊~暖洋洋的天气,适合睡觉。」※顺便打了个哈欠

阳「不—对! 完全不是那样的吧?! 明明刚刚还在舞台上,现在突然在外面,首先应该是吃惊的反应才对啊?!」

新「但是啊~到这里来之前,隼桑不是做出了意味深长的发言么?然后,一睁开眼睛,突然就在外面了,不是吗? 所以,大概又是,到别的世界了吧?」

葵「啊哈哈~新的适应能力果然很强呢!」

夜「啊...唔嗯!一句话就把状况说明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好厉害!!…诶、诶多。首先,大家,身体没问题吧?奇怪的地方,痛的地方,没有吧?」

各自,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

夜「我自身…特别,没有违和感啊?」

新「我也是特别没有违和感。很元气来~着。」

阳「我也是。」

葵「我也是的,特别没有违和感呢!」

葵「啊哈哈~总之,大家都没有什么事,真是太好了呢。」

夜「嗯嗯!不过...这里...究竟是哪里?」

葵「...话说,你们不觉得,这里和我们的那个舞台剧[梦见草]很相像吗?总觉得有一种熟悉感。」

夜「啊...话说回来...确实很像呢。」

阳「这么说来的话我也这么觉得。」

新「那么,得出结果了啊——这里是,与[梦见草]舞台剧相似的世界。而且来到这里之前隼桑突然的发言也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夜「啊哈哈...新的适应能力好强啊...我的话因为每天都和隼桑在一起所以对于这种事...怎么说呢...都快习以为常了啊。(苦笑)」

阳「不不不应该只是新这家伙对这种事没那么在意而已吧?而且与其说不适应倒不如说一点都不想适应跟隼这家伙在一起就会发生奇怪的事这件事!」

葵「啊哈哈...」

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procell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呢~辛苦你了阳君~」

阳「所以你不要一脸看戏的表情啊新!!💢」

葵「好了好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新「唔...虽然很想坐下来一起好好考虑。...但是现在可不是能做这种事的场合啊?」※握住刀柄

夜「诶...?!」

樱花众登场→拔刀包围

夜「呜、呜哇!是、是谁?...刀、刀?!」

葵「...原来是这样啊...新的直觉,好厉害啊。」

樱花众砍上去

全员「呜哇?!!」

夜「…刀,刀!!!?」

葵「夜,后退。…冷静一点,虽然想这么说…。但是,看样子对面是不会听我们说话的氛围呢。」

新「总之,是敌人对吧?那么,就不得不打败他们了呢。」※拔出刀

阳「哦哦!连新都这么气势十足,我也要不输给这家伙了啊!」

葵「你们啊...(苦笑)」

年中组与樱花众的战斗

樱花众无言袭击→逃命的四人

樱花众   新 葵 夜 阳    樱花众

葵寻找机会,新和阳拔刀对峙樱花众,夜不知所措

葵「唔、唔哇?!」

新「葵!」

切到了对面的手腕(轻伤)

樱花众「唔!」

阳「?!新,那把刀,能切啊!」

新「嗯,好像是的。...本来还在担心模仿刀只能勉强抵抗的...可能是不知何时变成了真刀吧。葵,没事吧?」

葵「没、没事。」

夜「现在是...正当防卫,对吧?」

阳「好像是有那样的法律,但是依这个世界的状况来看,没有意义吧?」※正经的举起刀

夜「阳!」

阳「夜,对方很明显是打算要我们的命。不自卫的话,会被杀掉的。」

夜「但、但是...」※因性格温柔而不知所措

这时一个樱花众冲了上来

阳「嘁,你,后退!」※保护夜

夜「阳!」

新&阳与樱花众略微过招,下方樱花众发现不利逃走

葵「离、离开了...(脱力)」

夜「太、太好了...(脱力)」

新「哎呀哎呀~杀阵的练习,没想到会付诸实现啊。」※收回刀

阳「...好不容易才在这个世界活下来,为了活下去而战斗啊...。隼说的『请注意不要死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夜「其他人...没问题吗...?」


大和国-年少组(森林中)

被樱花众紧逼而乱跑的年少组

恋驱哇哇大叫,郁一直牵着泪跑

年少组「呜哇————————!QAQ」

驱「啊啊啊啊啊啊啊——————————————————————!」

恋「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郁「泪,不要放手。」※紧紧地抓着泪的手

泪「...呼...嗯...郁君。我不会放手的,绝对。」※坚定

(#...论黑年少与白年少的区别#)
(#一边哭爹喊娘,另一边完全就是正在逃亡的小情侣。)

樱花众朝驱砍来,驱和身后的恋躲开

樱花众→驱 恋     郁泪

恋&驱「啊啊啊啊啊啊啊——————!!!」

恋「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反对暴力!」

驱 恋←樱花众   郁泪

驱「恋,危险!」

樱花众又朝最近的恋砍去

恋「诶诶?!!!Σ( ° △ °|||)︴」

恋偶然做到了空手接白刃

其他人「空手接白刃!!Σ(゚∀゚ノ)」

恋「啊哈哈...等等!!这个状况...!没想到被刀吸引了!!要切到手了!手!...啊,不行不行被刀吸引什么的才不要!!」

(驱:虽然在这种时候说不太好。但是...这种情况下的恋更残念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目前的重点是要就恋啊啊啊啊啊啊!!)

驱「恋...」※想要帮忙

郁「喂——!」

在樱花众后面的郁持刀 一脚踹开樱花众

驱「郁,nice!」
泪「郁君,好帅...!」

驱 恋  郁泪    樱花众

驱注意到了背后还有一位樱花众

驱「呜啊!危险!快逃!!!」
一同「呜哇...!!!」

驱「呜呜呜...始桑~!QAQ」
(恋:始桑你在哪里!QAQ)

郁&泪「...」

驱「春桑~!QAQ」
(恋:春桑呢!哪怕春桑在也行啊啊啊啊!QAQ)

(#真 · 哭春喊始#)

泪「呼...呼...」
郁「...泪?」※担心
泪「郁君...有点...累。」
郁「再撑一下,马上就没事了哦!」
泪「...嗯!我...相信着郁君。一直。」
郁「啊哈哈~我也一直相信着泪哦! (*^▽^*) 」
泪「郁君...(#/。\#)」

恋&驱「啊啊啊啊啊啊——————————!!!QAQ」

(#...你们的对比还能再大点吗?!#)

逃命途中,又杀出一个樱花众

樱花众  驱恋        郁泪         樱花众

驱「...啊哈哈...」

恋「...啊哈哈...」

(恋&驱:强颜欢笑.jpg)

恋&驱「...oh my gad!」

恋&驱「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樱花众       郁泪       樱花众

郁和泪跑散了,泪被包围。

泪「...!呜啊...!」
郁「!!!泪!危险!」

郁冲回去毫不犹豫用自己护住泪,两人被刀指着

驱「等等!」※大声
恋(瘫坐.jpg)

驱从刀上抽出拖鞋

驱「吐槽拖鞋攻——击!」

驱直接用拖鞋拍晕樱花众,樱花众倒下
恋(目瞪口呆.jpg)

恋「诶诶诶诶?!虽然很厉害,但是驱桑的吐槽只不过是很强烈而已吧?!还有,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拖鞋啊?!」

驱「自家的。吐槽的时候,要带着把对方杀死的气势~!!(´▽`)」

郁「师走家的吐槽好可怕啊!」
泪「这是真正的笨蛋杀。」
恋「谁会说擅长这个啊?!」

郁「总之,这些人以外的那些人刚刚好像逃跑了。...呼,暂时安心了呢。」

驱「不对不对!在安心之前,先把这些人捆住让他们完全无力化才行。因为电影啊Drama啊等等,都是一瞬间的安心最危险了!!」

恋「是是~」

泪「...有道理呢。」

说完驱突然拿出绳子层层捆住樱花众然后扔到了粪坑里

驱「poi!」(※语气词)
恋「...驱辈前,真是值得信赖!」(※这里故意反过来说)

郁「啊哈哈...所以说继绳子之后又突然出现了拖鞋啊...」
恋「唔哦!吐槽的好啊郁!不愧是procell的吐槽担当之一!」
郁「啊哈哈...(苦笑)」

泪「...不可思议,衣服变了。头发也...变长了呢。」

听到泪说的话,各自确认自己改变了的样子。

驱「这是...难道是,那个呢。在这以前也有过几次,在异世界大失败系列。」
(驱这里用了昭和时期的语言,比喻大的失败。)

郁「原来如此——。话说,自己就这样习惯那么理解了,真是可怕啊(苦笑)。...要是那样的话...更加,想要获得情报呢。...居住区什么的,会有情报吗?(看向其他人)」

恋   驱   郁   泪

泪「盯——」
郁「盯——」
驱「盯——」
恋「盯——??!!」

另外三人都盯着恋

※因为恋在最边上所以没有人可以盯了
恋「???!!!诶多...光思考也得不出答案。总之,先移动试试看吧?一边了解这里是什么样的世界,一边慎重地看看情况。」

郁「也是呢。...确实,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你们怎么认为?泪,驱。」

泪「我没问题,想要看看居住区。」
驱「我也没问题!倒不如说那样才好呢!肚子饿了!」

(驱:我要吃红豆包!团子🍡!!!)

泪「赞同。...肚子饿了。」
郁「啊哈哈...泪。」
恋「所以说泪居然也表示赞同!!(惊讶)」
泪「(无视恋)郁君也,一起。」
郁「啊哈哈~好的!(=^▽^=)」
恋「...」

#您的好友「如月恋」表示拒绝并踹翻了这碗狗粮#

恋「还有啊驱桑,明显最后那句才是最大的理由啊!!!」
驱「(无视恋)哟西,那么以居住区为目标Let's go—!」
泪「Let's go——」
恋「所以说不要无视我啊啊啊啊啊啊!(残念)」
郁「啊哈哈...请冷静,恋。(苦笑)」

—————————end—————————

没想到只是年少和年中就这么多...
本来还想再写但是发现再写就成两倍了!
要保持长短差不多才行...

前期歌词不多,大概下下次幻之花就正式上线了呢!
更新速度大概2~3天一更,心情好连更。

真的对不起!(土下座)这类问题以后会注意的!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太太提出的宝贵建议!!!感激不尽!!!

欢迎捉虫!欢迎评论!感谢小红心!感谢小蓝手!!
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大/太太们指出!感激不尽☆

这里唐糖,可以叫我糖糖哟~

给米娜桑还有年中年少们,还有不嫌弃我提出宝贵意见的可爱太太们比心♡

评论(1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