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wtch-唐糖

写写段子,开开脑洞
新p
不定期诈尸
段子比较多
欢迎私信聊天!
喊我什么都可以,重在随意x
主海隼/春始/阳夜/新葵/郁泪/恋驱
bgbl都接受。
偶尔会写冷cp请注意避雷(鞠躬)
黑组推
后辈组也萌,最喜欢Growth
玩es,北p欢迎扩列
萌瑞金(凹凸),喻黄 周叶(全职),维赛(时之歌project),星北(es)
不过这些是主要萌的,其实只要ooc少基本上什么cp都接受...。
欢迎私信安利cp和太太!
请多多指教!

叶月阳生贺(盛夏的烟火和你绽放的笑颜)

为Procella看似轻浮其实很执着帅气的吐槽役(1号)而作
阳:谁是吐槽役1号啊?好好说我帅气的名字不行吗?!
段子/生贺/ooc有
画风诡异的生贺
依旧写得很差感觉药丸
搭档组cp,真的,很少!更多的大概是他们的日常orz
再来一遍ooc预警

————————阳生贺————————

叶月阳此时一脸懵地独自站在夏日祭典的树丛旁,看着夜空中一簇又一簇绽放的璀璨的烟火。

阳:“...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让我们把时间线倒退到2017年8月13日上午

月之寮-黑组公共休息室

敲门

新:“请进~”

推门

夜:“打扰了,早上好。”

新:“嗯?啊,是夜啊,早上好~来找葵的吗?”

夜:“是的!新...是在喂黑田吗?”

新:“嗯,在给黑田喂早餐,说起来——”※被打断

啪嗒啪嗒

夜:“?! 黑田?!”

黑田突然跳进了夜怀里

新:“啊,大概是闻到你身上的甜点味了吧。所以扑过去了...没事吧?”

夜:“啊,没关系的。只是...”

新:“只是?”

夜:“这个...”

夜一只手抱住黑田,另一只手从巨大黑色生物的下面抽出一件羽织

夜:“...被弄脏了。”

新:“...啊。...说起来,这个是?”

夜:“给阳的生日礼物,就快要完成了。”

新:“这样啊。我先把黑田抱过来吧,黑田这家伙很能吃也很爱睡,很重的~”

夜:“啊,好的。”

新:“话说回来,不愧是夜啊,羽织看上去很适合阳那家伙,想必穿上的话也很舒服吧?还有,今天是阳的生日啊~”

夜:“欸?才发现吗?(苦笑)”

新:“嗯,刚知道。所以完—全没有给他准备礼物。”

夜:“诶诶?没关系吗?”

新:“其实是骗你的。啊,说起来,夜不知道吗?今天晚上有夏日祭典,所以就算等到那时再给他准备礼物也完~全没有关系喔。”

夜:“欸~这样啊。原来今天有夏日祭典啊。...好像大家晚上都没有事,应该可以全员出动一起去吧。好期待啊~”

新:“我也很期待,毕竟在祭典上有很多好吃的~”

夜:“啊哈哈,那还真是有新的风格啊。”

葵:“夜?来了啊。早上好!”

夜:“嗯,早上好!葵。”

葵:“抱歉,刚刚在给新收拾房间。让你久等了。”

夜:“没关系的,正好新和黑田也在,完全没有久等哦。”

葵:“啊哈哈,那就好。...说起来,羽织的事...?”

夜:“唔哇,刚刚发生了点意外,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葵:“唔,脏了啊。不过没关系的!用洗衣机洗好再烘干还来得及。”

夜:“说的也是呢!”

新:“说到洗衣机...”

Boom——(※响声)

恋:“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驱:“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葵:“恋,驱?!发生什么事了?”

推门×2

始:“发生什么了?”

春:“听到声响,所以就出来看看。”

恋&驱:“始桑!春桑!”

夜:“始桑,春桑,早上好。”

春:“早上好~夜,来找葵君吗?欢迎~”

始:“早上好。今天是阳的生日吧。是来提前准备的吗?”

夜:“是的!不愧是始桑呢!”

春:“那么,回到正题。发生什么了?恋,驱。”

恋:“是这样!我和驱刚刚在用洗衣机洗衣服来着,可是、可是...!”

驱:“我们不小心摁错键了!结果洗衣机直接就坏了!”

葵:“摁了哪个键?”

新:“是‘报废’那个吧。”

春:“啊哈哈...”

始:“...”

驱:“是的!新桑!”

夜:“洗衣机会有这种功能?!”

恋:“啊,夜桑!是的!不止‘报废’这样的,还有‘跳舞’、‘播放音乐’、‘聊天’这样的功能来着!!”

驱:“有一次不小心按到了‘聊天’,结果它把我这一天不幸的事情都复述了一遍!”

恋:“还有‘播放音乐’那次,重复播放了几十遍‘小星星’,我再也不想听这首歌了...。”

新:“这算什么,我还按过一次‘舞蹈’。”
(冷漠.jpg)

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这家伙也有这样的时候哈哈哈哈哈!”

新:“吵死了粉脑袋。”

春:“说到这个。我记得这个洗衣机是一年前隼网购送的。”

新:“隼桑?!”

恋:“网购(*゚ロ゚)?!”

驱:“哦哦!敏锐地发现了重点!配合默契!”

新&恋:“才没有。”

夜:“啊哈哈...隼桑送的啊。能够用到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其实之前隼桑也网购过一样的洗衣机,但是...”

驱:“但是?”

夜:“到的第一天就被阳按了‘报废’键。”

新:“阳...有时意外地会做出聪明的决定。”

始:“这样的话...只能再买一台新的了。”

春:“是的呢。”

恋:“呜早知道这样我就也在刚到的第一天按下那个‘报废’键了!”

葵:“啊哈哈...嘛嘛,好了好了,先不要讨论这个了。关键是,夜你的羽织怎么办?”

春:“啊,羽织吗?”

始:“...看样子,是被弄脏了对吧。”

夜:“嗯...是的。而且,因为是给阳的生日礼物,所以就算是缝制也是一直趁阳不在的时候。阳今天off,肯定一直会在月之寮里,如果回去洗的话,被发现的可能很大...。(苦笑)”

葵:“唔...这样啊,那就有些麻烦了啊。不过没关系的哟,没有洗衣机还可以手洗的。”

春:“说到这个...葵君,停水了。”

夜:“呜...那要怎么办...?”

始:“...先把上面的能够徒手去掉的污渍拍掉吧。”

夜:“...拍?”

始:“借我用一下。”

夜:“嗯,好的!”

啪,啪

始:“...好了。”

驱:“哇啊!好厉害!”

恋:“不愧是始桑!拍落了一层尘土!”

春:“既然这样,先缝好羽织再洗干净吧?夜。”

夜:“嗯!谢谢,春桑!始桑!”

葵:“那,等完成之后,就一起给阳准备生日蛋糕吧。”

夜:“好!”

新:“蛋糕~( ̄﹃ ̄)”

驱:“蛋糕!(。•؎ •。)”

恋:“是蛋糕!(๑ ´•﹃•`๑)”

始:“...”

春:“啊哈哈,不可以提前偷吃哦 (-ノ□▽□-)✧ ”

新&恋&驱:“欸——”

葵:“就算是‘欸——’也不行哦(笑)”

夜:“啊哈哈。那么,不介意的话就在旁边帮忙吧!”

新&恋&驱:“好——!(☆▽☆)”

春:“真是安定呢。”

始:“嗯。”

月之寮-白组公共休息室

阳:“啊~早上...”※被打断

隼:“早上好~ 阳~♪”

阳:“?! 隼?!居然这个点就起床了?!”

泪:“早上好,阳。”

阳:“泪也起来了?!”

阳:“...啊~所以说,这是在做梦对吧?那我先去洗下脸清醒清醒。”

隼:“阳~不要这么无情嘛☆因为今天是阳的生日,所以我和泪可是特意早起给阳准备了爱♡心♡早♡饭喔~(๑´∀`๑)☆”

泪:“嗯,早饭。”

阳:“你们...做的早饭?!”

泪:“嗯。”

阳:“...突然感觉后背好冷。”

隼:“来吧阳~来尝魔王大人和奇迹泪泪精心制作的魔法料理☆”

阳:“就这么一会已经换了两个称呼了?!”

隼:“嘛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呜呼呼♪”

阳:“...”

泪:“我们,很努力地,做了早餐。...一定要,尝尝啊。”

阳:“...我又不是你的‘郁君’,泪。”

泪:“盯——”

隼:“盯~♪”

阳:“...好吧。就一口!不能更多了!你们两个不要再继续这样看我了!!!”

隼:“好~那么,请来到这边☆”

泪:“这边。”

阳:“...怎么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隼:“锵锵~♪”

泪:“锵——”

隼和泪一起打开罩在盘子上的锅盖,阳看清了盘内的“早餐”

阳:“...”

隼:“怎么样~?(☆ω☆)”(期待)

泪:“...(☆_☆)”(期待期待)

阳:“都说了不要这样看我啊。...这是,什么?”

阳先戳了戳左边那个红色的,疑似是“布丁”的东西

泪:“啊,这个是,我做的布丁。”

阳:“这样啊。红色的布丁,还真是少见呢。辛苦了,谢谢,泪。...是用什么做的?”

泪:“这个...不能说。要阳自己尝了之后再猜。”

阳:“...好。那这边这个...呃...迷之生物是什么?”

阳又指了指右边那个黑色紫色红色黄色混成一堆的东西

隼:“这个是~‘隼酱专属爱心蛋包饭’哦~♪”

阳:“这是什么名字...为什么是‘隼酱’啊?还有这么多颜色真的是蛋包饭吗...。”

隼:“嗯~这个啊,因为加了好多酱啊,黄色的是蛋黄酱,红色的是番茄酱,紫色的是生物魔法☆呜呼呼呼~”

阳:“生物魔法...抑制住吐槽的冲动问一下,那个黑色的是什么?”

泪:“糊掉的蛋包饭。”

阳:“ ”

泪踮起脚尖,戳了戳阳的侧脸

泪:“阳?怎么了?”

阳:“没什么,我在认真思考为什么你们两个下厨没有把厨房...不,整个月之寮炸了。”

泪:“因为海有提醒各种注意事项,还说了‘如果把这里炸掉的话始也会被牵连进去’这样的话。”

隼:“呜呼呼~考虑到始和大家,不能用力过猛呢☆”

阳:“...我心好累,谁来帮我吐槽一下...。”

隼:“那么,到了品尝的时间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泪:“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阳:“...我当初为什么要答应你们啊...就一口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嗯。”

泪:“那,先尝尝这个吧。别忘了猜这个是用什么做的。”

阳:“说起来,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口味的布丁来着。尝尝吧。”

阳:“!”

泪:“怎么样?”(期待期待)

阳:“&*#&*#&*#!!!”

泪:“隼,阳说什么?”

隼:“嗯~说要一个垃圾桶。”

#所以居然能听懂?!#

泪:“阳,垃圾桶。”

阳:“...唔,啊...。先让我缓缓,喝口水。”

泪:“嗯。”

阳:“...泪,你的布丁里究竟加了什么?”

泪:“番茄酱...还有辣椒酱。”

阳:“...这真的是可食用的布丁吗?!难道不应该划入黑暗料理的行列吗?!”

泪:“嗯,果然,不是很好吃啊。”

阳:“我选择放弃吐槽。”

隼:“呜呼呼~那么,该尝尝魔王大人的蛋包饭了哦♪”

阳:“突然想起来这边还有个更危险的黑暗料理...。能不吃吗?”

隼:“啊~”

阳:“...我自己可以吃!不用喂我!我吃!可以了吧!”

隼:“~♪”

然后没有悬念的,阳捂着嘴冲进了卫生间。

隼:“...魔王大人做的真的不好吃吗?泪。”

泪:“嗯...有进步的吧,这次没有让锅爆炸。等海回来后让海尝尝吧。”

隼:“说的也是呢~♪”

刚从厕所里出来的阳:“...”

阳:“莫名地心疼起正在工作的海。”

正在工作的海:“阿嚏!”

一起工作的郁:“怎么了海桑?”

海:“总觉得隼有提到我啊...希望这次不用让我吃他做的食物了。”

郁:“啊哈哈...。”

#很准呢海桑#

阳:“...”

咕噜——(※肚子的响声)

泪:“...”

咕噜咕噜——(※肚子的响声)

隼:“~”

咕噜呜噜啪啦~!(※魔王大人的肚子的响声)

隼:“呀~折腾了一早上,饿了呢~”

泪:“我也是。”

阳:“隼,你那真的是正常肚子能发出的响声吗?!”

隼 · 白魔王:“因为这是魔王大人的肚子啊~fufufu♪”

阳:“不要因为饿了就这个画风啊?!连笑声都不一样了?!”

阳:“你们...没有吃早饭?”

泪:“嗯,没有。”

隼:“完~全没有呢☆”

阳:“海和郁出去工作了,夜呢?”

泪:“夜说有重要的事情出去了。”

阳:“嗯,这样啊。那,早饭吃咖喱可以吗?”

泪:“唔?”

隼:“哦呀~?”

阳:“那是什么表情啊,我会做饭就那么意外吗?毕竟啊,现在也没有谁可以做饭了吧?你们要是打算自己做我也不介意,但在那之前还是先尝尝你们自己准备的早餐比较好。反正我是不会再吃一口了。”

阳:“ ...总之,放着你们不管那种事我是不会做的。你们都一大早专门起来给我做早餐了,这就算是我的回礼吧。”

泪:“谢谢,阳。”

隼:“呜呼呼~阳真是一个傲娇又温柔的好孩子呢~乖,乖♪”

阳:“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待!有‘小孩子’这样照顾‘大人’的吗?!我不傲娇也不温柔,是帅气体贴的男子汉!也不要随便摸我的头啊,我可不想与夜和小葵之外的男性有亲密的肢体接触。”

泪:“嗯,阳是Procella帅气体贴的大哥哥,很可靠。”

隼:“非常帅气呢~ 阳~”

阳:“...就算说我好话也没有用。先说好,我只擅长咖喱,到时候都要好好地全部吃掉才可以。”

隼:“好~(๑´∀`๑)会全部吃掉的哦~”

泪:“嗯!不会浪费食物的。”

阳:“那,你们先在这边聊聊天看看电视吧,我去做饭了。啊——好饿。”

阳去了厨房,留下隼和泪在沙发上闲聊

隼:“果然,炸了毛的话只要顺着毛摸就好了呢~♪”

#阳喵炸了的话顺着毛摸就会好哦~ by:魔王大人#

泪:“阳,很温柔呢。”

隼:“是的呢~虽说大家都是温柔的好孩子,但是阳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呢♪”

隼:“阳那孩子,看上去很轻浮,其实也有相当执着的一面,对于爱好的东西或事物会一直坚持下去~”

泪:“嗯,还很照顾我们,表面上是和我们年少组交流实际上是在很细心地关照我们。”

隼:“这一点说不定就连本人都没有察觉到呢~”

泪:“阳的话,就算察觉到了也不会承认的吧?”

隼:“说的也是呢~而且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阳那孩子都会一边说着‘真麻烦啊’,一边毫不犹豫地冲在最前面呢~♪”

泪:“嗯,‘这种小麻烦就速战速决吧!’这样的感觉虽然像笨蛋一样但是...很帅气。”

隼:“确实~阳一直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像太阳一样温暖而耀眼啊♪”

泪:“偶尔会和阳发生争执,但是最后阳还是会别扭地先道歉啊。”

隼:“对于大家的任性其实都很包容呢~不过如果真的做错了事,也确实会毫不留情地斥训呢~”

泪:“对于界线的划分非常清楚,不过大家也不会有意跨过就是了。”

隼:“嗯,所以就算无意中触犯了,到最后也会好好地原谅呢♪然后继续欢快地走下去~”

泪:“嗯,大家在一起的话,一直都很快乐。...今后也会一直,一起走下去的,对吧,隼?”

隼:“那将会是无可替代的、美妙而青春的,宛若珍宝般的物语哦☆”

泪:“是的呢。”

阳:“我说啊,你们两个,咖喱要不要加辣?咸淡呢?”

隼:“哦呀~魔王大人要加哈○达斯的♪”

泪:“布丁。”

阳:“...所以没有加哈○达斯或布丁的咖喱!没有!不存在的!”

隼:“诶——可是魔王大人想吃哈○达斯~”

泪:“布丁,想吃。”

阳:“你们两个啊...好好~我知道了。”

隼:“阳最好了~\(๑´∀`๑)/”

泪:“耶——”

#所以最后隼和泪的早餐是(叶月家专属)咖喱+哈○达斯/布丁哦!#
(ps:都是两位大小魔王喜欢的口味,咖喱的咸淡也是。)

夜晚 夏日祭典

新:“哦哦——!۹(๑•̀ω•́ ๑)۶”

驱:“祭典——!╮(‵▽′)╭”

恋:“我们来啦——! o(*≧▽≦)ツ ~ ”

泪:“安定的,喜欢热闹的三人。”

郁:“啊哈哈,毕竟祭典很热闹呢。”

泪:“我也很,期待呢,郁君?”

郁:“想要什么跟我说哦。”

泪:“嗯!”

新:“哼哼~!”

恋:“我们的目的是——!”

驱:“吃遍祭典的所有美食!!”

隼:“哦呀~很有趣的想法呢~ 海~♪”

海:“你啊...注意不要吃太多啊。”

隼:“好~果然,海最好了♪”

始:“...”

春:“大家难得地全员出动了呢,不仅有很多有趣的小游戏还有一些平时吃不到的美食,很热闹呢♪”

始:“嗯,很热闹呢。不过,你们不要忘记更重要的事情啊。”

新:“放心吧始桑!”

恋:“我们是不会忘记的!”

驱:“今天!是阳桑的生日!”

阳:“嗯,所以不要随便拿什么吃的送我哦~要好好地,正式地将祝福的心意放入礼物中才有意义的哦。”

新:“哼哼~你就安心等着吧阳,一定会好好地送上令你惊喜的礼物...♪”

阳:“是吗~别是草莓牛奶水豚君之类的就好。”

阳和新在聊天,夜却一直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没有过去。

夜:“...”

葵:“夜?不去和阳说说话吗?已经晚上了,你们今天还没有说过话吧?”

夜:“葵...直到出门之前,还是没有来水,所以...。”

葵:“没事的夜,阳也说了不是吗?只要夜将祝福的心意好好地注入到夜亲手缝的羽织中,阳的话一定感受的到的哦,夜的心意。”

夜:“嗯...谢谢,葵!”

葵:“那么,不要犹豫,去找阳吧!”

夜:“嗯!”

夜鼓起勇气走上前,其中一只手把羽织藏在身后,走到了阳身边。

夜:“...阳。”

阳:“嗯?啊,是夜啊,藏青色的浴衣,很合适呢。”

夜:“啊,阳的甚平,也很合适哦,...很帅气。(害羞)”

阳:“很帅气对吧?过生日就是要穿得和平常不一样呢~”

夜:“说到这个...”※被打断

新:“夜,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是很重要的事情。”

夜:“诶?什么事情?”

新:“因为今天是这个家伙的生日~所以想请你帮我挑选给阳的礼物,可以吗?”

夜:“欸...啊...可以的哦。”

新:“耶~夜真是大好人,和某个满脑子就想着浴衣女子的家伙不一样~”

阳:“哈?你有资格说我吗?!而且我才没有满脑子想着那种东西!”

新:“就算这样,也改变不了夜是大好人这个事实呢~”

阳:“你这家伙不要转移话题啊喂!”

夜:“欸欸。(苦笑)”

驱:“诶~新桑居然抢先了啊,好狡猾。”

恋:“驱桑,才发现新很狡猾吗?这家伙一直都是这样的!”

新:“所以那边那个粉色的家伙也是一直都这么残念呢。”

恋:“喂!你!谁残念了?!”

驱:“夜桑——我可以也一起吗?”

夜:“一起?”

驱:“嗯嗯!就是跟着夜桑和新桑一起给阳桑挑选礼物!”

夜:“啊...”

驱:“(亮闪闪亮闪闪)”

夜:“嗯...”

驱:“(亮闪闪亮闪闪)”

夜:“可以哦。”

驱:“谢谢夜桑!”

恋:“欸——那,请让我也一起!夜桑!”

夜:“嗯,一起吧。”

阳:“等等,所以说要挑选礼物不应该是...”※被打断

新:“pink你居然也一起吗,那我就只好先行一步了♪”

新拉住了夜的左手

夜:“诶?(´▽`ƪ)”

恋:“才不会让你这家伙得逞!”

恋拉住了夜的右手

夜:“诶诶?( ´▽`)”

新&恋:“走着瞧!”

新和恋拉着夜跑了起来

夜:“诶诶诶?!为什么突然要跑起来?慢一点——!
Σ( ° △ °|||)︴”

驱:“你们——等等我啊!!”

突然被留在原地的阳:“...”

葵:“啊哈哈...突然间就跑掉了呢,得追上他们看好才行。”

春:“辛苦你了,葵君,还是那么可靠呢。”

葵:“春桑,我先走了!”(追)

春:“啊哈哈,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活力呢,那么,我们也出发吧?始。”

始:“嗯,出发吧,春。”

隼:“那么魔王大人也要——!”※被打断

泪:“隼,不要忘记了。”

隼:“诶~好吧,始,魔王大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稍后一起逛祭典吧♪”

始:“...好。”

春:“好啊,海也一起吗?”

海:“啊哈哈,隼去哪我也要去哪啊,放任他乱跑的话我也不放心呢。”

春:“这样的话,就是年长组齐聚呢。好,那么稍后见♪”

海:“稍后见~”

隼:“那么阳~来到这边吧☆让大家来给你挑礼物♪”

阳:“...你们不会都没有提前准备什么吧?!”

郁:“有的,是...”※被打断

泪:“郁君,嘘——”

郁:“好,嘘——”

海:“啊哈哈,不能提前说出来呢。”

隼:“只有意外之礼才能够造成惊喜哦☆”

阳:“只希望到时候是真的惊喜而不是惊吓啊。”

隼:“放心吧,绝对不会的哟☆”

阳:“好好,我知道了。...那么,先开始享受祭典热闹的气氛吧!”

郁:“不愧是阳桑啊,真的对于祭典特别爱好呢。(笑)”

阳:“因为啊郁,有浴衣女子啊浴衣女子!嗯...不过这其中的美妙只能等你长大慢慢体会呢...♪”

郁:“...啊哈哈。(尴尬的笑)”

阳:“不过祭典除了有浴衣女子之外,还有很多我所喜爱的事物呢。烟火,热闹的气氛,还有,...真心绽放的笑容。”

郁:“确实呢,我也,很喜欢。”

阳:“对吧对吧!所以,在夏日祭典一边享受着热闹的气氛一边和穿着浴衣的年轻女子互相微笑着观赏烟火。可是列入了身为男人十大幸福瞬间的啊!”

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泪:“嗯,很幸福呢,郁君?”

郁:“嗯,不过对方不一定非要是年轻的浴衣女子,只要是最喜欢的那个人,无论在哪里做什么事,只是在一起对视着无声微笑就是最幸福的事了哦。啊,我是这么想的。”

泪:“烟花,想和郁君一起看。”

郁:“那么,泪先生,能否允许我邀请您一起欣赏今夜的烟火?”

泪:“嗯,当然可以,郁君。”

隼:“海~陪我看烟火大会吧♪”

海:“荣幸之至,魔王大人。”

隼:“呜呼呼♪”

郁:“啊哈哈...配合隼桑,海桑都快成为习惯了啊。”

阳:“不,这已经是他的本能了吧。”

泪:“嗯。”

阳:“好了,时间不早了,祭典就要开始了,出发吧!”

郁:“出发了!”

隼:“Let ' go~♪”

泪:“go~”

海:“要开始了啊,夏日祭典。”

☆逛夏日祭典 · 黑组&夜☆

恋:“哇啊——”

驱:“哇啊——!”

新:“你们两个不要这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啊...哇啊——”

夜:“啊哈哈...哇啊?!”

三人:“好——大的苹果糖!(☆_☆)”

夜:“唔哇,这么大啊!”

葵:“终于找到你们了!怎么了?啊,这个射击活动啊?最高奖是一个巨型苹果糖呢。”

恋:“不愧是葵桑!知道好多!”

新:“哼哼~毕竟那可是我的葵,残念pink。”

恋:“谁残念了?!一决胜负吧!新!”

新:“呼呼,正合我意♪”

驱:“等等!我也要加入!才不会让苹果糖被你们抢走!”

恋:“诶等等,驱桑,我们两个不应该是一队的吗?!”

驱:“在那之前先陪给我早上的牛奶吧恋!”

恋:“不驱桑你听我解释——!”

葵:“啊哈哈...还是那么热闹呢,恋和驱。”

夜:“嗯,真的很有活力呢。”

新:“啊~果然还是太嫩了啊pink,该好好学学我和葵,从来不吵架♪我和葵可是Gravi模范好搭档哦~”

夜:“不倒不如说新和葵的话根本吵不起来吧?”

葵:“说的也是呢,我不喜欢争吵,新也懒得做这种事。新平时虽然很任性但不会惹我生气,他对于我的每一点都很清楚...看似很不体贴人其实很温柔呢,新。”

新:“嗯~ 因为葵一生气起来就会很可怕呢,所以在调戏葵的时候要注意不能过头呢♪”

夜:“调、调戏?!”

葵:“新、新!”

新:“嘛,偶尔也会因为一些事有争执顺便增进感情~”

葵:“新,哪有通过吵架增进感情的啊。”

新:“有的~葵。”

葵:“不会有的啦,新。”

新:“有的~”

葵:“没有的。”

新:“有~”

葵:“没有。”

新:“看吧,就是这样,夜。”

葵:“啊哈哈...嗯。”

夜:“某种意义上很厉害呢,新和葵。我和阳的话...比这厉害多了喔?两人只要意见不合就会吵呢。(苦笑)”

葵:“毕竟阳和夜的脾气都是意外的固执啊。(苦笑)”

新:“但是啊~99%的吵架都是阳那家伙的错吧?吵完之后就拉着夜你去一个单独相处的地方道歉。”

夜:“确实是这样呢。”

新:“有什么话不要迟疑,明明白白地对阳说出来就好。那家伙虽然总是会无意间下意识地关照别人,但是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啊。有些话不说出来,是无法理解的。”

夜:“唔,谢谢,新!”

葵:“啊哈哈,新,不准备参加射击活动了吗?恋和驱已经准备好了哦。”

恋:“喂——新,来一决胜负吧!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大爷的射击天赋!”

驱:“哼哼~我也不会输的!常年打工得出的经验有多丰富就让你们好好看看!”

新:“就你们两个,要追上我还要再过个十几年~”

葵:“啊哈哈。”

夜:“干劲满满呢。”

葵:“是的呢,那么我们就现在这附近看看吧,夜。”

夜:“嗯!好的!”

葵和夜走后,饥饿儿童组那边。

新:“欸——真是可惜啊,还想让葵看看我帅气的一面来着。不过没关系,我无论什么时候在葵眼里都是最帅的♪”

恋:“驱桑!让我们一起打败这家伙吧!”

驱:“嗯嗯!上了哦——恋!”

葵&夜的场合

葵:“唔!那边,有章鱼小丸子呢。”

夜:“这边有炒面!”

葵:“啊啊,那边那个女孩子的浴衣,颜色搭配很好呢。”

夜:“嗯嗯!下次可以试试做个男版呢。”

葵:“啊——(。>∀<。)

夜:“啊——(。>∀<。)

葵&夜:“好——可爱的手链!”

夜:“这个这个!蓝色和黄色的珠子互相交错,小燕子形状的金属锁扣,小巧又优雅,感觉很适合葵呢!”

葵:“还有这个!淡蓝色和浅粉色的珠子,弯月形的透明锁扣,可爱而温柔的感觉,也很适合夜呢!”

夜:“啊~真的好可爱!”

葵:“真的好漂亮!”

葵&夜:“买下吧! (*≧▽≦) /”

葵:“啊哈哈。”

夜:“啊哈哈。”

于是,葵和夜的手上分别多出了一条手链。

夜:“啊,这边有卖面具的呢。”

葵:“真的呢,一起看看吧!”

夜:“嗯!”

葵:“夜,这些面具,你觉得哪个适合阳呢?”

夜:“阳的话,戴这个应该比较帅气,这个的话感觉会很合适,这个的话很搞笑好想试试啊——嗯还有这个这个这个balabala...”

葵:“夜,真的很了解阳呢。”

夜:“诶!啊,抱歉,葵。拉着你说了这么多...。”

葵:“没关系的喔夜,但是夜觉得,那个最适合阳呢?”

夜:“嗯...那就这个,黑色的?好像是酒吞童子呢。”

葵:“好,那就买这个,算是我在祭典上送给阳的礼物吧。”

夜:“祭典上的礼物?”

葵:“对啊,其实每个人都有准备阳的礼物呢,不过那些要等回月之寮再送呢。”

夜:“这样啊,阳还真是幸福呢♪”

夜:“不过...羽织要怎么办?”

葵:“这个啊,拿着确实很不方便呢,那么就先披在夜身上吧!”

夜:“嗯,好的!”

葵:“嗯,啊说起来,要一起去神社祭拜许愿吗?”

夜:“好啊。(笑)”

春&始的场合

春:“呀,果然夏日祭典很热闹呢,对吧?始。”

始:“...。(盯——)”

春:“始?”

始:“...。(盯——)”

春:“啊,是想玩那个吗?”

始:“...春?”

春:“始,盯着那个摊位看得很出神呢,一起玩吧?”

始:“好。”

春:“喔,捞金鱼吗,啊哈哈,很怀念呢。很久没捞了呢。”

突然一条颜色很少见的,紫色的鱼游过来,亲密地蹭了蹭春的手指。

春:“...呀?哈哈,好痒~♪”

始默默地看着春,然后低下头看着水中一条条游动的金鱼

就在看得又一次出神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

春:“给,始。”

始:“?”

春:“不是始说要捞金鱼的吗?(笑)”

始:“...嗯,谢谢。”

春:“不~用谢。”

始捞着金鱼,但是无奈金鱼一遇到他就自动游开,春那边都捞到好几条了始这边还是空着的。

始:“...”

就在这时,温热的触感和气息直达始的手、胳膊、以及耳边,像是投入平静的池塘的石子,传至心脏深处——

春:“啊,始,我来帮你吧。”

始:“...”

这是始今天的第三次走神了

始:“...嗯。”

最后,在春的帮助下,始捞到了两条金鱼,

——一条黑色,一条红色

春:“呀,始。你觉不觉得这两条鱼很像夜和阳?”

始:“是的呢。”

春:“那,就把这个作为我和始,送给阳的礼物吧。”

始:“好。”

春:“说起来,葵君他们是往哪里走的?得把礼物交给夜呢。”

始:“你猜猜是哪边?”

春:“嗯...这边?”

始:“...不对。”

春:“...那,这边?”

始:“...也不对。”

春:“嗯~一定是这边,对吧?”

始:“...是这边。”

春:“ ”

始:“笨蛋春,以后在外面迷路了怎么办啊。好好给我学习认路啊。”

春:“遵命,国王大人♪”

夜:“啊,葵,那边是不是始桑和春桑?”

葵:“是的呢,始桑!春桑!”

始:“葵,夜。”

春:“是葵君和夜呢,新他们呢?”

葵:“新他们在参加射击活动,我和夜刚去神社祭拜回来。”

春:“射击游戏吗...很怀念呢,始要不要试一试?”

始:“先过去看看再说吧。啊还有,夜,这个。”

夜:“金鱼...?”

始:“嗯,我和春送给阳的礼物。然后请替我们传达祝福的话语——”

始:“生日快乐,阳。希望接下来的一年中,你能够比过去的一年收获、成长更多,也能够为未来打下更坚固的基础。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

春:“那,该我了呢。”

春:“生日快乐~阳。又长了一岁呢,希望你能够如你的名字那般,像初升的太阳那样,散发光芒。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登上那个高度的,——和大家一起。”

葵:“阳,生日快乐。阳一直都是最耀眼的太阳呢,今后也一定会,越来越闪耀的,就这样继续下去吧。和伙伴们一起。”

夜:“好的!我会转达给阳的!谢谢!!”

始:“不必客气,那么,去找新他们吧?”

夜:“好的!始桑!”

另一边

新:“啊~虽说没有得到最高奖励但是拿到了这个——满足♪”

恋:“我这边收获也不小哦!很时尚呢!”

驱:“这个!放入百元店的话一定是镇店之宝!师走驱超——推荐!”

新:“我的最好。”

恋:“胡说!明明我的这个更好!”

驱:“这个更好!”

新&恋&驱:“嗯——哼!o(´^`)o”

葵:“新,我们回来啦!”

春:“是射击大赛呢,都得到了什么奖品?”

新:“啊,回来了啊,葵。还有始桑,春桑,夜。”

恋&驱:“始桑,春桑!”

春:“我和始去捞了金鱼呢,玩的如何?”

驱:“很开心!”

始:“这是什么?”

恋:“啊这个是,用章鱼烧、玉子烧、刨冰、寿司、炒面、苹果糖等祭典上会有的食物的塑胶小模具串起来的项链!怎么样?很时尚吧?”

新:“真是残念的时尚啊。”

恋:“什么?!”

始:“嗯...很新奇啊。”

春:“真是不可思议的项链呢?”

恋:“是吧是吧!这种‘啊好新奇还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微妙的感觉~!’的项链!绝对会喜欢的对吧!”

驱:“那么这是我得到的!用鸟类的羽毛和柔韧的藤蔓编织而成的!即是头圈也是耳饰!而且还是连着的!”

春:“真的诶,这里和这里,因为是连着的,所以即是头圈又是其中一个耳朵的耳饰呢。”

始:“很古老的感觉。”

夜:“这个戴上去,感觉会又舒服又可爱呢。”

驱:“嗯嗯!果然还是我的更好对吧!!”

新:“这时候就下结论太早了,还是该看看我的——草莓牛奶版水豚君玩偶!”

夜:“居然会有这种玩偶吗?!”

春:“真是奇特的奖品啊,我都要怀疑这射击活动的奖品是不是被隼用魔法调包了呢。”

始:“说不定是呢。”

春:“始?!居然也会说玩笑话了?!”

始:“就算是我,偶尔也想说说看啊。”

新:“那么那么,我们三个的究竟谁的更好,来投票吧!”

葵:“欸...那,我选新。”

恋:“葵桑!不要那么偏爱这个家伙啊...QAQ”

春:“我就选恋吧。”

恋:“谢谢春桑!”

驱:“没有人选我吗?QAQ”

始:“...驱。”

驱:“谢谢始桑!”

新:“哟西,那么接下来的决定权就在——”

新:“(盯——)”

恋:“(盯——)”

驱:“(盯——)”

恋:“哦哦!最后的决定权交到了夜桑手上!”

驱:“夜桑!请投出你手中宝贵的一票!”

夜:“诶诶?”

葵:“啊哈哈,不过比起那个,你们决定了要送给阳的礼物了吗?别忘了说几句祝福的话让夜传达啊。”

驱:“哦哦!那么我先来吧!礼物就是这个头饰加耳饰!先戴在夜桑身上吧!”

驱微微踮脚把这个饰品戴在了夜身上

驱:“阳桑,生日快乐!阳桑是怎么长高的啊——一下子‘噌——’的,就长高了那么多,之后要交流秘诀啊!啊对了,阳桑,祝你新的一岁就像太阳那样热烈而有趣!”

恋:“前半段成功地跑题了驱桑!”

驱:“呜~不知不觉就跑到了奇怪的话题上!”

夜:“啊哈哈没关系的,那么下一个谁来?”

恋:“我来我来!我的礼物也是射击活动的奖品!这串绝对潮流的项链!这个也先戴在夜桑身上吧!”

恋把项链戴在了夜的脖子上

恋:“阳桑,生日快乐!虽然阳桑确实一直都很厉害,但是我也不会落后的哦!要是阳桑又偷懒松懈的话小心被我和驱桑追上!嘿嘿~♪要小心哦,我是不会让你的!”

夜:“啊哈哈,真是充满挑战性的发言呢。”

驱:“阳桑和恋确实在很多方面很像呢,比如都喜欢游戏啊,都追求时尚啊,都喜欢跳舞等等呢。”

春:“确实是这样呢。”

葵:“我和始桑还有始桑都说过了哦,所以接下来该——”

新:“该我了!嗯...这个珍贵的草莓牛奶版水豚君玩偶就送给阳吧。记得让他夸夸我的宽广的胸怀啊~呼呼~♪”

新把草莓牛奶版水豚君玩偶塞到了夜怀里。

新:“ 阳,生日快乐。你又长大了一岁啊,希望接下来的一年也能够多多交流~啊对了,我可没有那么慈悲让着你的,小心不要被我甩得太远啊~阳。 ”

恋:“总觉得都是交流但是驱桑说的交流和新说的交流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驱:“同感!而且要是阳桑在这里一定会当面反驳回去说‘是你要小心不要被我甩太远才对吧?!’这样的话呢。”

葵:“啊哈哈,非常有画面感呢。”

夜:“我也是。”

春:“那么,再拿好我和始还有葵君的礼物,去找阳他们吧。”

始:“嗯,春,把金鱼给夜吧。”

#之前虽然让夜观察了金鱼但是来的路上始还是让春拿着金鱼#

春:“好~这个,要小心保管好哦。”

夜:“好的!春桑!谢谢,始桑,春桑!”

葵:“啊哈哈,不用道谢啦,那么就把面具系在腰上吧,可以吗?”

夜:“麻烦你了葵,毕竟这么多东西,没有手可以拿了。(苦笑)”

新:“哟西,那么就由我来接过带夜去找阳的重任吧!”

葵:“那,我也一起吧?”

新:“好啊,走吧,葵,夜。”

夜:“啊、嗯。谢谢大家!我会替大家传达给阳的话语和礼物的!”

春:“夜也要,好好地传达自己的心意哦。”

夜:“嗯!会的!谢谢春桑!”

春:“不用谢的哦夜。”

新拉着葵和夜,毫不犹豫地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逛夏日祭典 · 白组(缺夜)☆

郁:“铁板烧!”

海:“苹果糖!”

隼:“哈~○达斯!”

阳:“笨吗你,这里可没有哈○达斯啊?!”

隼:“海,魔王大人想吃那个哈○达斯♪”

海:“那是刨冰啦,隼。”

隼:“魔王大人想吃!”

海:“好好好~带你去买。”

泪:“唔...郁君,我也想吃。”

郁:“好啊,那我们去买吧,泪。”

泪:“嗯。”

阳:“都去买了啊...那我也得跟着过去呢。”

隼:“魔王大人要这个还有这个♪”

海:“不能买两个。”

隼:“嗯...那就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海:“不是那个意思啊?!只能买一个。”

隼:“诶~那除了给魔王大人,再给海买一个吧♪”

郁:“海桑的话,我请就可以了,隼桑。”

隼&泪:“不行!”

郁:“诶?!”

隼:“海是魔王大人的~只有魔王大人可以请♪”

阳:“好好好海是你的,海整个人都是你的。”

隼:“♪”

泪:“郁君是...我的。”

郁:“嗯,我是泪的,我的一切都是泪的哦。(笑)”

泪:“郁君♪”

阳:“莫名不爽...。”

海:“啊哈哈,那么,就各买各的吧。阳呢?要吃什么味的刨冰?”

阳:“我就算了吧,不一定非要吃刨冰啊。比起刨冰我更想吃炒面,还有茶泡饭。当然,有咖喱的话就更好了♪”

郁:“说起来,吃完刨冰我还想吃铁板烧。”

泪:“那,我也尝尝。”

海:“我的话,想吃颗苹果糖。”

隼:“魔王大人要哈○达斯~”

阳:“所以说这里没有哈○达斯!没有!”

郁:“不过话说回来,还要买送给阳桑的礼物呢。”

泪:“郁君决定了送什么了吗?”

郁:“我打算去那边的小摊看看。”

泪:“那我也一起吧。”

郁:“好啊。”

隼:“呜呼呼~那我和海带着阳先去那边啦~”

郁:“稍后见,隼桑。”

隼:“稍后见♪”

海:“啊,这边有卖面具的呢。”

隼:“阳,你喜欢哪个?”

阳:“嗯...这个吧。”

隼:“好,那就买这个~”

海:“戴上试试吧,阳。”

阳:“好吧。”

隼:“果~然,很合适呢海♪”

海:“啊,是白狐面具啊,很适合你呢,阳。”

阳:“不过我觉得这个面具其实隼戴上也挺合适来着。”

隼:“那就再买一个类似的吧~魔王大人的话,要这个呢♪”

海:“这个和阳的不一样,是纯白的狐面啊。”

隼:“是~的♪海的话,就是这个呢♪”

海:“也给我挑了啊,和红色的纹饰不同,这个的纹饰是蓝色的呢。”

隼:“那就都买下吧~说起来,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呢呜呼呼♪”

海:“我也这么觉得呢。”

阳:“海的话一定是笨蛋爸爸,我...等等!才不是一家三口!我们都是男人啊都是男人!没有一家三口都是男人的家庭!!”

隼:“欸~好无情啊阳~”

海:“隼,不要忘记还有祝福哦。”

隼:“啊,阳~ 祝福的话用魔法解决可以吗?”

阳:“请务必不要在这里用魔法!”

隼:“啊~那么,就转为话语传达祝福之情吧☆”

隼:“阳,生日快乐。阳是刚刚升起的朝阳,继续努力下去,终有一天会成为天上最闪耀的太阳哦。就算登上那个高度的路是一片黑暗,也要用自身最灼热的闪光照亮一切哦~当然,偶尔也要依靠一下周围的人哦,无论是过去的那些日子还是有着无限可能性的未来,大家都会在阳的身边的哦♪大家都努力,魔王大人就可以多休息休息了呢♪”

阳:“真是长啊...而且那么不错的发言全被最后一句毁了啊!暴露了真实目的啊?!不过...还是谢谢了,隼桑。”

隼:“哦呀~魔王大人没有听错吗?阳居然叫了魔王大人‘隼桑’,魔王大人好高兴♪”

阳:“才没有,你就是听错了,隼。”

隼:“呀呀好可惜~”

阳:“完全没有可惜的语气好么!”

海:“啊哈哈,好啦好啦。那么这是刚才我准备的礼物,收下吧,阳。”

阳:“这是...头饰?”

海:“是的,是烟花绽放的形状呢,怎么样?”

阳:“谢谢,海。挺有趣的。”

海:“那么,阳过生日,我也要说几句啊。”

海把头饰装饰在阳的头上

海:“阳,生日快乐。阳一直都是很努力的孩子,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这样下去。我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是还是希望阳能够一直高兴地、和我们一起,走下去。今后还想要给阳和其他孩子送上无数次的祝福。就这样。”

阳:“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啊...海你别把自己看得太老啊。要是说年长了就不行了什么的,我可是会毫不迟疑地超过你的。”

海:“啊哈哈,还真是干劲满满啊阳。我也不能落后了呢。”

郁:“隼桑,海桑,阳桑!我们回来啦!”

泪:“我们回来了。”

隼:“呀,回来了啊,我和海已经为阳送上礼物和祝福了呢☆”

海:“该孩子们了呢。”

阳:“你们带回来的是什么?”

郁:“啊,这个是我送给阳桑的礼物。一个折扇。”

郁把手中的折扇递给阳

阳:“喔,还挺古老的呢。”

郁:“嗯嗯!这面是神社,另一面是燃烧绽放的花火。”

阳:“谢谢,郁。我很喜欢哦。”

郁:“不用谢的阳桑,而且,希望阳桑能够收下我的祝福。”

阳:“我会好好听的,郁。”

郁:“阳桑,生日快乐!阳桑又年长了一岁呢,我也要好好成长追赶阳桑!阳桑一直都是温柔可靠的大哥,是我努力的榜样,...啊是指作为一个偶像这方面啦。但是阳桑不愧是如同太阳般的存在,一直都很耀眼,很帅气,这么一想我也不想落后呢,我会努力追赶阳桑的,请多关照!”

阳:“你们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话多啊。要追上我的话,很辛苦的哦。倒不如说我是不会给你机会追上我的呢,毕竟身为前辈也不想让后辈随随便便就追上来啊。做好觉悟吧郁!要好好加油哦。”

泪:“唔...那么该我了呢。阳,这是送给阳的礼物。”

阳:“这是...?”

泪:“用贝壳做成的项链,最中间那个海螺可以吹。”

阳:“哦哦!绳子的质量也很好。眼光不错嘛泪,我很喜欢,谢谢。”

泪:“不用谢,而且,我也有话想要对阳说。”

阳:“说吧,我会认真听的。”

泪:“生日快乐,阳。阳虽然很容易生气,吐槽人也很不留情,但是我知道的,阳一直就像太阳那样温暖而耀眼,很温柔...是在阳光沐浴下的音符。阳桑擅长舞蹈...是我所不擅长的,但是我会追上阳,然后超越。所以,请做好准备,阳。”

阳:“哦哦!很有信心的发言呢!不过要追上我可没那么容易,好好加油吧,泪。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我,但是我丑话说在前,要是学习到一半就叫苦的话我可是不会管的!”

泪:“嗯。阳,很温柔呢。”

阳:“帅气!”

郁:“阳桑,是温柔而可靠的前辈呢。”

阳:“是帅气!!”

隼:“阳一直都是温柔可爱的好孩子呢♪”

阳:“都说了是帅气!!!”

海:“啊哈哈,阳一直都是,帅气而温柔的好孩子呢。啊啊~长大了啊。(摸头)”

阳:“...虽然你终于说了帅气但是我完全高兴不起来!被一个比自己高的男性摸头绝对不会高兴的啊?!!”

海:“啊,比你高这一点,抱歉啊,阳。”

阳:“重点不是那个吧?!”

郁:“啊哈哈...总之,阳桑是,既温柔认真又帅气可靠的好前辈呢。”

阳:“嗯,这个对了。我喜欢。”

隼:“呜呼呼~那么,还有最后一份大礼没有送出呢,海~?”

海:“是的呢。”

阳:“啊?还有?是什么?”

隼:“如果太早解开秘密就没有惊喜了哦阳~所以,跟着魔王大人走吧♪”

海:“我带路吧。那郁和泪?”

泪:“我和郁君的话,在后面跟着吧。”

郁:“嗯,我和泪就在后面慢慢走就可以了。”

泪:“虽然很期待但是也不能太急着看到呢。”

阳:“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总感觉有很大的阴谋啊。”

郁:“阴谋这个词虽然不恰当但是很符合现在的气氛啊。”

阳:“对吧?”

隼:“把魔王大人精心准备的礼物称为‘阴谋’,魔王大人好伤心啊~”

阳:“所以也完~全没有伤心的语气啊隼。”

海:“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哦,隼,阳。”

隼:“来啦~”

阳:“虽然不抱有期待但还是去看看吧。”

隼:“保证惊喜满满哦☆”

阳:“...倒不如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就够惊吓的了。”

阳的头上是海送的烟花头饰,脖子间挂着泪买的贝壳项链,手中拿着郁赠的一面神社一面花火的折扇,腰间还系着隼给的白狐面具。这绝对是最标致的混搭风格。

隼:“呜呼呼~到了哦,阳。”

阳:“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隼:“特别之处就是——”

阳:“就是?不要卖关子啊你。”

隼:“没有什么特别的!”

阳:“ ”

阳:“说起来,海呢?去哪里了?”

阳:“等等、就在刚才找海的时候,隼去哪了??!”

附近的草丛中

夜:“新?为什么要来这里?”

新:“嘘——小声点。”

夜:“啊好的。不过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

葵:“见一个人。”

夜:“见谁?”

葵:“到了就自然知道了哦夜。”

夜:“好好奇呢。”

新:“好奇的话,就从这边出去往那里走吧夜!”

夜:“诶?!”

新:“你不是想知道去见谁吗?从这里出去就能够知道了。”

夜:“啊,那...”※被打断

新:“好了不要犹豫地去吧,夜!(推)”

夜:“诶诶诶?!”

夜被新推出了草丛,然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

夜:“为什么有种,被朋友卖了的感觉呢...?说起来、那个人,是?”

砰!砰砰!砰砰砰!

烟火大会开始了,各色烟火在夜空中闪烁,散发各自的色彩。

☆郁&泪的场合☆

泪:“啊...”
郁:“烟火大会,开始了呢。”
泪:“嗯。”
郁:“能和泪一起看,真是太好了。”
泪:“我也是,郁君。”
郁:“那么,先停下来一起欣赏烟花吧?泪。”
泪:“嗯。”
郁:“烟花,真的很美呢。”
泪:“嗯。”
郁:“但是泪更美呢。”
泪:“郁君...也更帅呢。”
郁:“等哪一天,一起放烟花吧?”
泪:“嗯,那一定会是,比吃布丁还要幸福的事情。”
郁:“我也这么觉得。(笑)”

☆春&始&恋&驱的场合☆

春:“烟火大会,开始了呢,始。”
始:“嗯。”
恋:“快看!驱桑!粉色的烟花!我的代表色!”
驱:“真的诶!啊那边!棕色的烟花!找到了!是我的代表色呢!”

之后就变成了...

恋:“葵桑的!果然好漂亮!”
驱:“夜桑很亮呢!”
恋:“新不想看!”
驱:“海桑那个好大好漂亮!渐变出来一个隼桑!”
恋:“泪颜色好看!”
驱:“郁和我的颜色差不多呢!”

...诸如此类

始:“...”
春:“...”
春:“啊哈,看,始。紫色的烟花!是始的代表色呢。”
始:“嗯...那边那个绿色的,也是你的代表色啊。”
春:“烟花...转瞬之间便消失不见啊...。就像人的生命一样,短暂而耀眼呢。(笑)”
始:“嗯,虽然人的一生很短,但是...”
春:“但是?”

始握住了春的手

始:“这份温暖,很长。”
春:“始...”

春回握住始的手

春:“嗯,非常非常的长呢。”
春:“那是比生命都要长的长度,直到下一世、下下一世,还有下下下一世哦...♪”

☆新&葵的场合☆

新:“啊——发现了,葵的颜色。”
葵:“嗯~那我也要找一下,新的颜色呢。”
新:“这个也是葵,这个是那个样子的葵,还有好多好多葵...”
葵:“那是什么啦新,我到底有多少种颜色啊。”
新:“嗯...”
新:“在我眼里,最好看的都是葵啊——(笑)”
葵:“新...”

蓝色和橙色的烟火从两人身后升起,交相辉映。照亮了葵的笑容

葵:“好巧,我也是。”

☆海&隼的场合☆

隼:“呀呀~这边是葵,那边是新,还有郁、泪、恋、驱。大家都在天上呢~♪”
海:“才不是在天上啊,那只是代表色...”※被打断
隼:“海~!那边!海登场后出现了我!很不错的烟花呢...♪”
海:“啊,真的呢。都很好看呢。”
隼:“嗯~不过啊,烟花虽然美丽但是...只有一瞬间呢。啊啊,人生也是如此呢,美好的事物总是转瞬即逝,在漫长的宇宙荒流中人的一世不过短如白驹过隙...啊啊,所以,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和事物呢。在失去之前就要紧紧地抓住才行呢...♪”
海:“嗯...隼经常说我不是很能听懂的话呢。但是放心吧,隼。我会一直在隼的身边的,大家也是,会一直都在一起的。”
海:“所以,好好欣赏绚丽的烟花吧,我会陪着你的。”
隼:“呜呼呼~果然,海最好了呢♪比所~有的烟花和哈○达斯加起来都要好的那种好哦~”
海:“啊哈哈,那我还真是荣幸啊。”
海:“...我也是,隼。”

☆阳&夜的场合☆

阳:“诶诶?烟火大会...居然已经开始了?可恶,隼和海,到底去哪里了啊...。”

夜:“烟火大会...开始了啊。”

阳:“到处都找不到...啊啊偏偏还是穿成这个样子!就算是遇到年轻的浴衣女子也不可能搭讪成功啊...。”

夜:“那个人...是谁?走近一点看看吧。”

阳:“所以...”
阳:“...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夜(内心os):这个声音,难道是...

夜:“阳...?”
阳:“夜...?!”
阳&夜:“你怎么在这里?”

不约而同的是,两人在发现对面的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时,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阳:“啊...”
夜:“唔啊...”
阳:“夜先说吧。”
夜:“不不还是阳先说吧。”
阳:“您先请!”
夜:“不不还是您先请!”
阳:“请您务必先来!”
夜:“真的吗!你先来!”
阳:“等等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唱DA☆KAI?!”
夜:“诶...对啊,为什么?”

夜:“说起来阳这身打扮...噗哈。”
阳:“欸我虽然知道这身打扮很奇怪但是夜你也没有资格说我吧!等等为什么还在笑?!停一下停一下!”
夜:“哈哈...噗哈...阳、阳哈哈哈哈...”
阳:“快恢复正常啊夜!”
夜:“哈哈哈哈好奇怪的阳哈哈哈...”
阳:“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很奇怪啊夜!”
夜:“诶?我?”
阳:“对啊,你看一下你自己吧。...噗哈。”
夜:“等、等等,不要笑我啦!阳!”

#突然意识到自己也穿了很奇怪的一身衣服而害羞的夜#

夜的头上戴着羽毛和藤蔓编织的古老头饰,脖子上戴着各种祭典食物塑胶模具串成的项链,左手提着的两条金鱼还在吐着泡泡,右手还抱着草莓牛奶版水豚君玩偶,身上披着带脏爪印的羽织,腰间系着酒吞童子面具,手腕上是一串可爱的粉蓝相间的手链。

...奇怪度和违和感比起阳那一身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阳:“哈哈哈哈对不起啊但是真的好想笑哈哈...让我冷静一下...。嗯,好了。那么夜,你是怎么来到这的?”
夜:“新说你们在这里就把我放到这里了。”
阳:“新那家伙啊...一直都很叫人不放心啊。”
夜:“那阳呢?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阳:“隼说给我准备了一份惊喜,擅自把我扔到这里然后消失了。话说他说的什么‘礼物’究竟是什么啊,完全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啊。”
夜:“说到礼物...这一身都是隼桑他们送的?”
阳:“对啊,都是他们送的。你这身是...?”
夜:“是始桑他们送给阳的礼物暂时给我了哦。说起来,还要替他们传达送给阳的祝福的话语呢。”
阳:“嗯,那麻烦夜代替他们告诉我吧。”

夜替黑组的人传达了祝福的话语,阳每一个都有认真地回答或吐槽。

阳:“啊~黑组的年长组和小葵还是很可靠啊,至于新他们三个...想追上我再等一百年吧!不,一百年也不会让他们追上的!”
夜:“真有阳的风格呢。温柔又帅气。”
阳:“啊终于有一个正常地夸我帅气的了...不愧是夜!”
夜:“诶?!”

阳:“不过说起来,其他人都送了礼物和表达了祝福,夜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夜:“诶?诶、啊,那个...”
夜:“阳,生日快乐。阳啊...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太阳呢。和只能被当做路人的我,阳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人群的中央,话题的中心,真的...很耀眼。”
夜:“我曾经一度很仰慕阳,直到...”
夜:“我发现就算是阳,也是会哭泣、会悲伤的,毕竟...阳是很温柔的人啊,我知道的。”
夜:“但是就算是哭泣也会坚决地擦掉眼泪安慰自己‘这样可就不是帅气的男子汉了!’的阳,最帅气了。”
夜:“不如说,无论是时时刻刻都最耀眼的阳,还是会拉着犹豫不决的我前进的阳,亦或是擦干眼泪继续努力的阳,都...最帅气了。”
夜:“这样帅气的阳,我最喜欢了。”
夜:“接下来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了,阳。”
夜:“最后还有一句,生日快乐,阳!(笑)”

烟花绽放,点亮了谁的笑容,又落入了谁的心头

阳:“夜...谢谢,我也最喜欢夜了。”
夜:“我、我也很喜欢阳。(害羞)”
阳:“那么,夜要送给我的礼物是什么?”
夜:“欸、啊...”
阳:“怎么了,夜?”
夜:“对、对不起...”
阳:“为什么突然间要道歉?”
夜:“因为...”

夜把金鱼和玩偶放置好,将身上披着的羽织脱下来

夜:“准备好给阳的礼物,不小心弄脏了...。”
夜:“真的很,对不起,阳。”
阳:“...夜,没关系的。啊,不愧是夜亲手缝的呢手感很好...夜,可以拜托你帮我穿上吗?”
夜:“诶?啊,好的,当然可以!”

夜帮阳穿上了羽织。

阳:“夜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了呢,很合适哦,我很喜欢,谢谢,夜。”
夜:“阳...对不起,没能把干净的羽织送给你...。”

阳:“没关系。”
夜:“诶?!但、但是...”

只属于我的、你发自内心绽放的笑容,
那是连天上绚烂的烟火都黯然失色的,

——我的宝物。

阳轻柔地捧起夜通红的脸颊,在耳边低笑说,

“你的笑容,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end?————————

新:“计划成功!”
恋:“成功!”
驱:“成功啦!”
隼:“成~功♪”
泪:“成功。”
葵:“啊哈哈...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新:“当然是!”
恋:“回月之寮吃蛋糕啦哈哈哈!”
驱:“恋!新桑!隼桑和泪已经在往回走了!”
恋:“诶诶、等等我们!隼桑!泪!我们也要去吃蛋糕!”
始:“你 们 要 去 做 什 么?”
新&恋&驱:“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请放过我们黑国王大人!”
始:“...💢”
春:“啊哈哈...”
海:“啊哈哈...”
葵:“啊哈哈...”

“疼疼疼——!”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啊啊啊对不起放过我们吧始桑——!”
“呀~幸福的铁爪功♪”

被放过的泪:“这就是铁爪功啊,好想尝试一下。”
郁:“不要对有生命危险的项目抱有尝试的想法啊泪!”

—真 · END—

最佳助攻:饥饿儿童组&魔王组(buni)

隼和泪交谈那一段...感觉虽然这两人是最让整个白组闹腾的,但是其实也是看得最透的,所以就让他们来简单地聊了聊阳。
阳对于其他人的咸淡喜好啊,喜欢的食物的口味啊,都知道这一点真的相当暖心♡(不其实是在胡说八道!x)
阳就像他的名字那样,真的是,璀璨耀眼,温暖且温柔的太阳啊。
真的好喜欢月歌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是最好的天使♡能够知道月歌,认识他们真的是太好了,每一次写他们的各种故事都会沉浸其中抛却所有杂念只剩下一脸迷之笑容(?)(即便如此还是写得很差很差...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qwq)
在ooc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的废糖...

真的非常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比心哦(笑)

欢迎捉虫!(太长不好捉虫...)
感谢小红心,感谢小蓝手!
求评论

给一直如太阳般温暖的阳的最爱的米娜桑比心♡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