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wtch-唐糖

写写段子,开开脑洞
新p
不定期诈尸
段子比较多
欢迎私信聊天!
喊我什么都可以,重在随意x
主海隼/春始/阳夜/新葵/郁泪/恋驱
bgbl都接受。
偶尔会写冷cp请注意避雷(鞠躬)
黑组推
后辈组也萌,最喜欢Growth
玩es,北p欢迎扩列
萌瑞金(凹凸),喻黄 周叶(全职),维赛(时之歌project),星北(es)
不过这些是主要萌的,其实只要ooc少基本上什么cp都接受...。
欢迎私信安利cp和太太!
请多多指教!

幻之花(海隼,梦见草paro)8

根据月歌舞台剧 月歌奇谭梦见草改编

ooc/(这篇估计也没有)虐

————————8————————

※脚步声

海「泪,郁——」

泪「...海。」

郁「海桑!」

海「啊,这里环境也很好啊...很适合赏月呢。呀,这边也有这种花啊。」

泪「嗯,...很好看。」

郁「嗯,是『幻之花』呢!」

海「而且,泪戴上也很好看呢。」

泪「是郁君给我戴上的...很开心。」

郁「我也很开心哦,泪!」

泪「郁君...好帅!」

郁「啊哈哈...话说回来,海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海「啊哈哈,没什么,就是...今天晚上天气挺好的,月亮也很美,大家一起...一边赏月一边唱歌跳舞吧?」

泪「嗯...刚好,我写了,自己想象的,符合这个世界的曲子。」

海「啊哈哈,真是厉害啊,泪。啊~泪真是,长大了啊~」※热泪盈眶

郁「啊哈哈...那个,海桑,不要又变成爸爸模式啊...」

海「啊哈哈,说得也是呢!」

郁「嗯!那么,我去叫恋他们吧! 」

海「啊哈哈,郁也长成可靠的男子汉了呢。那就拜托你了,郁。」

郁「好的!海桑!」※离去

泪「...海。」

海「嗯?怎么了,泪?」

泪「海...身体不舒服吗?」

海「啊哈哈~没有的哦!你看,我可是很健康的哦!」

泪「...」

海「话说回来,泪写的曲子,很想唱唱呢~♪」

泪「...嗯,郁君也是,这么说的。」

海「啊哈哈,那说明大家都很喜欢泪的曲子呢(笑)」

泪「是吗...谢谢,海。我很开心。」

海「嗯嗯,泪真可爱啊~(摸头)」

泪「海...我已经,长大了。」

海「嗯嗯。」※继续摸头

#海爸沉迷摸(孩子们的)头无法自拔#

泪「所以...」

海「所以?」

泪「海,可以教我怎样战斗吗?我也想...保护郁君。」

海「啊,这个啊...啊哈哈...。泪,战斗什么的,不适合...」※被打断

泪「海...可是,我不希望郁君再因为我受伤。我不想因为我而拖累郁君,拖累大家。所以...!」

海「...我知道了,泪。...我会教你的。」

泪「谢谢,海!」

海「不用谢不用谢啦。...那就,明天早上开始练习?要起得很早哦?真的没问题吗?」

泪「没问题。...我想,保护郁君。」※坚定

海「...啊啊~泪果然长大了啊~。泪~!感动得我都要哭了!」※热泪盈眶

泪「海...。」※略微无奈

#笨蛋爸爸海桑#

另一边

※远处飘来一阵声音

?「呜呼呼呼~♪」

阳「...」

夜「呜哇?!什、是什么?!隼、隼桑附体的鬼吗?!总之!不、不许伤害阳!」※慌乱

阳「在那之前冷静下来啊,夜。」

阳的吐槽攻击:“冷静下来,夜。”

夜「疼!」

阳「隼,赶紧出来。别吓夜了。夜怕鬼我可不怕那种东西。」

隼「呜呼呼~阳真是无趣嘛~明明夜的反应那么好玩~♪」

阳「所以不要因为好玩就去吓夜啊!?」

隼「呜呼呼~阳总是会认真地吐槽这一点也很有趣呢~♪」

阳「...所以我到底是一个有趣的人还是一个无趣的人啊?!」

阳「...唉,算了。在那之前,...突然来到这里,有什么事吗?隼。」

(另一边)

隼「啊呀啊呀,你看,夜,这花很漂亮呢。」

夜「啊哈哈...是的呢,隼桑。」

阳「...听我说话啊喂!💢」

...(阳:心累/心碎💔)
(hhh阳你辛苦了!)

阳「...再说一遍,来这里有什么事吗?隼。没事的话就去找海...」

隼「哦呀哦呀~怎么了,难道不欢迎我吗,阳?呜呜~魔王大人好伤心...♪」

阳「所以完全没有伤心的语气!」

夜「啊哈哈...好啦阳,那么隼桑,有什么事吗?」

隼「嗯...有什么事来着~?啊呀啊呀,我好像忘了呢...♪」

阳「请务必想起来!」

隼「呜呼呼~想起来啦☆」

隼「今天天气那么好~月亮很美花也很漂亮海泡的茶又是那么好喝...♪」

阳「等等拜托不要跑题啊!」

隼「呜呼呼~说的也是☆所以,一起唱歌跳舞吧~!」

阳「...哈?!」

夜「啊、啊嘞?」

隼「怎么了~阳,夜?」

夜「那个...昨天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今天就这样悠闲地一边赏着月,一边唱歌跳舞...真的没有问题吗?」

隼「啊啊~毕竟也要适当地放松一下啊☆如果每天都像上满发条的人偶那样运转...早晚会坏掉的吧~?」

夜「说的也是啊...」

阳「但是啊,这才一天吧?仅仅是这种程度就累了的话...那之后要怎么办?」

隼「总之,刚来这里也不会适应的吧?慢慢来嘛~阳~总之魔王大人是累了呢,呜呼呼呼~♪」

阳「...谁叫你家伙平时根本不运动啊?会累也是当然的吧?」

夜「阳!...总之,今天战斗了那么久...就算是阳也很累了吧?而且阳还受伤了...所以,放松一下吧,阳?」

阳「...啊啊,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好吧,那我答应去了。」

隼「呜呼呼~太好了呢♪那么,就麻烦阳再去叫新君他们了哦~?」

阳「是是——反正你这大少爷也是不会做跑腿的工作的——」

夜「阳...!...隼桑也很累了啊。」

隼「呜呼呼~反正这也是事实呢,而且我并不打算反驳喔~?」

阳「只是吐槽啦夜,不要那么认真啦。」

夜「可、可是...」

隼「夜还真是替人着想呢,乖孩子,乖孩子...♪」※摸头

夜「...隼、隼桑...。」※害羞

阳「啊啊~...莫名不爽。总之,隼这么有年长的样子还真是少见,平时明明甚至连泪都要照顾你。」

隼「呜呼呼~感谢夸奖☆真是害羞...♪」

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害羞的人!而且并不是在夸你啊?!」

夜「好啦好啦阳,那么,我去做点简单的月见团子吧?」

隼&阳「好——!(๑´∀`๑)」

夜「这时候倒是意外地一致...(苦笑)」

隼「...那么,新君那边就拜托阳了哦~美味的团子就拜托了夜了哦~呜呼呼~♪」

阳「那你呢?隼。」

隼「我吗~?呜呼呼,魔王大人当然是~去~小小地~休~憩~一下啦☆」

阳「...你直接说是偷懒就可以了!💢」

隼「说得也是呢♪」

阳「...」

阳「今天的第一次杀意。」

夜「阳、阳!真是的,明明伤口还没好,隼桑也是我们的队长。而且...隼桑也说过,隼桑还有始桑...都是身穿,而我们是魂穿对吧?所以,不可以随便受伤...啊,虽说如此,阳和大家也不可以随便受伤!」

阳「...是是,夜。...但是对我来说,只有你,绝对不可以随随便便就受伤啊?要以保护自己为前提啊,夜。」

夜「嗯...。」

隼「...嘛,话虽如此,但是阳也没有确保好自己的安全吧?」※突然有点严肃

阳「...隼...?」

夜「难、难得地正经了起来...隼桑...。」

隼「...所~以,阳也要好好珍视自己的性命哦~?至少,不要让夜担心呢。」

隼「...就算是魔王大人,偶尔也会正经一下呢...♪」

隼「毕竟,只要Procella的大家都变得可靠的话...魔王大人就可以尽情偷懒了啊♪」

阳「...最后一句话把好好的气氛全毁了!💢」

夜「啊哈哈...不过隼桑说的很有道理呢,阳。」

阳「是是~...我会好好珍视自己的生命的。隼。为了自己,...也为了夜。」※一本正经

夜「阳...我、我也是!」※坚定

隼「呜呼呼~那么,去准备吧?阳,夜。」

阳&夜「好——!隼/隼桑!」

阳和夜离开

隼「...」

隼「呜呼呼~♪」

隼「这还真是,牢不可破的羁绊呢。不过...」

隼「在这方面,我和海,也不会输的哦...?」

... ...

樱花众据点(夜晚)

坂本「...是吗。让他们逃掉了吗...。嘛,算了。对面充其量不过是数十个小孩子组成的集团而已。不管几次数量都是我们这边占优势。」

樱花众「...」

坂本抬头看月亮
樱花众无声守候在一旁

坂本仿佛想跟那些樱花众搭话一般,自言自语

坂本「...今天的月亮,好美啊...」

坂本「...总觉得,和原先世界最后见到的月亮是同一个月亮...。...广阔而孤独的世界里唯一的,照亮我的那束光。」

坂本「...不可思议。...不过,这...只是幻觉而已。」

樱花众「...」

坂本「我是绝对不会,再回到那个世界的。」

樱花众「...」

坂本「(对樱花众)你们,不知道吧?存在着别的世界这种事。那里,有和这个世界一样的,不对,是更加残酷,更加可怕的战争——把世界都给杀死了的战争。...人类也好,动物也好...没有一个幸存。」

坂本「...只有一个人除外。因为在地下深处的实验设施,而唯一得救的科学家我。」

樱花众「...」

坂本「每天、每年我都在寻找着人类。于是,体会到了数不尽的、数不清程度的绝望。」

坂本「盛开的樱花也好、美丽的月亮也好...都没有一个能够一起分享的人类,也没有能说话的对象,谁都没有。寂静、孤独,...什么都没有。」

樱花众「...」

坂本「真是讽刺啊...我很烦和人类接触,埋头研究实验的时候要求必须是真正的寂静。然而在那时,我想要的却是,人类。」

樱花众「...」

坂本「...一心寻死。在那个映有美丽月亮的湖面的我,误入这个世界...是偶然吗...?」

樱花众「...」

坂本「...不,不是,是必然。了解绝望世界的我,一定要阻止天道!」

樱花众「...」

坂本「...新选组那边,有两个孩子受伤了对吧?」

樱花众「是!」

坂本「好...。趁着今晚,解决了他们。...虽然只有几十个孩子,但是能清理还是早日除掉比较好。」

坂本「 ...如果实在不利就撤回来。毕竟,不能在那几个小孩子身上浪费太多精力。...接下来,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明白了吗? 」

樱花众「是!」

坂本「...退下吧。」

樱花众无言离开

坂本独自望着月亮,喃喃自语

坂本「我...要拯救世界、拯救人类给你看...」

... ...

新选组据点(夜晚)

泪「大家,这是...我写的,曲子。」
驱「唔哇——好厉害!不愧是泪呢!谢谢!」
恋「好厉害——!谢谢!我很喜欢呢!」
郁「不愧是泪呢,好厉害。谢谢,泪。」
泪「郁君...嗯,郁君喜欢就好。啊,恋和驱,还有大家...也是的哦。」

葵「谢谢!泪,长大了呢。泪的曲子,很棒哦。让我有种,即使是在这个世界...我们也是偶像的感觉。」
郁「毕竟,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偶像啊,对吧?」
泪「嗯。我们...是偶像。无论在哪里。」
恋「嗯嗯!要让我们的声音!响彻世界!」
驱「嗯嗯!赌上明天的饭团!」
新「明明是相声组合。」
葵「啊哈哈...」

葵「话说回来,这首曲子...」※被打断
新「哦哦——!这曲子!燃起来了啊!」
阳「哦哦——!难得这么有干劲啊新!不过,我也不会输的!」
泪「诞生了新的笨蛋二人组。」
葵「啊哈哈...」
郁「葵桑,并没有反驳...」

葵「啊,说起来,夜呢?」
阳「夜他...」※被打断

夜「大家~我做了简单的月见团子哦!」
黑年少&泪&os组「哦哦——!(☆_☆)!」

葵「真是厉害呢,夜。下次叫上我一起做吧!」
夜「好啊!」

郁「说起来,海桑他们呢...?」
夜「啊,他们...」

海「久等了!我们来了!」
春「因为隼在来的路上睡着了,所以找了很久呢。」
隼「呜呼呼~因为身体说“想休息一下呢☆”所以我就遵从命令睡着了呢...♪」
海「啊啊~所以说,在外面睡着会着凉的啊!」
始「...」

夜「隼桑还真是...」
阳「该说是随性好呢,还是太随便了好呢...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恋「担心的话就要直接说出来嘛阳君!」※跑
阳「哈?我才没有担心那个白色的家伙!💢」※追赶
夜「...啊嘞?阳呢?」※呆
郁「出现了!夜桑的天然呆!」

泪「大家,谱子。」※递
隼「哦呀~真是相当好的曲子呢...♪谢谢,泪~」
海「泪,长大了啊,长大了,长大...」※热泪盈眶
春「啊哈哈,海,这种时候就不要再哭啦。真是首不错的曲子呢!谢谢,泪!」
始「长大了啊,泪。谢谢。」
泪「不用谢,大家。...我很开心哦。」

隼「...哦呀,这个词,还真是不错呢...『至少在温柔的梦中,想与你一同微笑』...吗。呜呼呼呼~」

另一边,因为海爸实在太激动然后...

海「嗯嗯!这份谱子是泪写的,一定要随身珍藏...♪」※收好
郁「等等!这爸爸模式不要走向类似于变态的方向啊?!」
葵「啊哈哈...」

————————end————————

???!
事实证明,爆字数不是篇篇有~

啊呀,所以...下一篇怎么办...?
总之,下一篇真的,最起码要等一周后了。
下一篇各种唱歌跳舞聊天赏月...?
而且啊,这篇悄悄地,埋了一个伏笔,会在后面出现。
欢迎米娜桑来猜猜哦!!!
答对...有奖!

所以!欢迎捉虫!欢迎评论!感谢小红心!感谢小蓝手!!
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大/太太们指出,感激不尽☆

剧情进展...1/2了?!

要考试啦!我先活过期末再说更新的事...
预计将要失踪一周☆
米娜桑会不会想我呢?(๑•́ ₃ •̀๑)

给最爱的米娜桑比心♡!

评论(2)

热度(24)